【盾冬】我們,應該有你有我

TigerLily:

非隊3預告背景的一篇小短文。祝大家聖誕快樂~




******




“所以,你真的要走?”Steve問。




Bucky從他的旅遊書上抬起頭來看著Steve,一抹淺淺的微笑在臉上漾開,“我可以自由行動了,所以為什麼不呢?”




Steve不知道該怎麼接話。無論鼓勵他或是阻止他似乎都不對。




“別露出這種表情。”Bucky翻動書頁。“我只是出去旅行,又不是不回來。”




是啊,不過是出去旅行罷了,自從Coulson宣布,前任殺手冬兵已經不再需要接受行動控管,Bucky就在計畫這次的旅行。他在神盾局裡被關得太久了,迫不及待想飛出去。Steve可以理解他想要離開的心情,從一開始被找回來時的囚禁、審訊,到逐漸找回記憶後的觀察、治療,Steve僅僅是陪他經歷每個過程都感受到巨大的束縛感,更別說身處其中的Bucky了。他想出去透透氣,這樣很好,但Steve就是沒辦法做到開開心心祝福他玩得愉快。




或許他只是不想要Bucky離開他。




他看著Bucky正聚精會神地翻著旅遊書,作筆記,上網找資料,駕輕就熟地操作手機和電腦。Steve當初醒來之後花了一點時間適應新世界的一切,Bucky卻彷彿他就是出生在這個時代一樣。Bucky的適應力就是這麽強,當年在他去歐洲的前一天晚上,他們去看了博覽會,面對那些匪夷所思的發明,Bucky也只覺得好玩而不像他人一樣感到驚奇。




他的頭髮長了,在腦袋後頭紮起一根短短的馬尾,臉上有大約兩天份的鬍渣。Bucky以前總是把自己整理得乾乾淨淨,每天都會刮鬍子,頭髮永遠不會太長。當然,和他其他的改變比起來,這些相異之處只是小小一部份。他以前愛笑,灰綠色的大眼睛閃耀著好奇的光芒,對每個人拉開友善的微笑,肩膀放鬆而自然,享受眾人的注目。他現在習慣沉默,不喜歡引人注意,總是把自己縮到角落,在獨自一人時浸泡在難以解讀的空白情緒裡。他當然沒有那麼天真,以為Bucky在經過這一切之後還能絲毫不變。他很感激上天把Bucky還給了他,但總在不經意間做比較。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Steve盯著Bucky握著鉛筆在筆記本上寫字的手。他發現他寫字的時候看起來有點僵硬,時常停下來想想再繼續寫。




“等天氣好的時候。”Bucky回答。Steve看向窗外,冬天的雨細細綿綿地落在這個擁擠又骯髒的城市裡。這的確不是出發去旅行的好天氣。




“有計畫去什麼地方嗎?”




“沒有,我要跳上火車,然後隨便在哪個站停下來。”Bucky的眼睛裡有期待的神采,“當初我們買不起火車票,只能搭巴士出城去玩。我們說好等將來有錢了要搭火車去環遊美國。”




“我記得,‘我們’說好要去環遊美國的。”Steve的食指在他們之間比了比,提醒Bucky這個旅遊計劃裡少了什麼部分,“我想‘我們’應該包含了我和你。”




Bucky凝視著他一會又低下頭去,“你太忙了,這個世界需要美國隊長。”




Steve晚上看新聞的時候特地留意了一下氣象預報,接下來的一整個禮拜都是下雨的日子,還有強烈冷氣流通過。不會有好天氣。




******




Steve進行一趟短期的任務回來時,水氣充沛的烏雲仍然壟罩在紐約的上空。Bucky沒有出發,讓他忍不住鬆了一口氣。他有點害怕Bucky會不告而別,雖然他想不出來理由是什麼。復仇者們對Bucky挺友善的,他住在這裡好像也沒有不自在的樣子。他沒有交上新朋友,和大家保持一點距離,但也不會太過疏遠。擔心Bucky會一聲不響離開是沒有根據的,但Steve就是有些這樣的感覺。他不知道Bucky現在心裡在想什麼。




Steve不出任務的時候,他們看起來和以前一樣形影不離,但他知道,他們之間沒有過去那種徹底的坦白了。以前看透Bucky的心思就像透過玻璃看窗外一樣,現在不是了。這讓他有些沮喪,也很無力。




Steve回來那天晚上,和Bucky一起吃晚飯。Steve像是做任務匯報一樣把他這次的行動細節告訴Bucky。他們如何偵查目標,潛入那座看似固若金湯的碉堡,最後的戰鬥又是如何驚險。Bucky安安靜靜聽著,像是全神貫注在Steve的冒險故事上,但Steve突然發現他看著自己的眼神,像是他正在試著辨識出眼前這個人是誰一樣,既陌生又困惑。




有那麼一瞬間,Steve很害怕Bucky又失憶了。Bucky已經想起絕大多數的事情,有很多他們在布魯克林時的回憶還是Bucky主動提起的,醫生也說過他的健康沒有問題。他為什麼要這樣看著自己,彷彿Steve是陌生人一樣。但那種眼神很快就消失了,他回了幾句話,看起來很正常,Steve安慰自己一切都沒有問題。




******




第二天Steve睡得比平常晚一點。過去幾天醒來之前都能聽見滴滴答答的雨聲,今天他睜開眼睛前耳邊卻是靜悄悄的。他很快坐起身子,看見外頭的雨已經停了,不過,卻也不是好天氣。雪花在風中翻飛,整個城市就像是被撒上一層糖霜一樣。




Steve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因為一早起床看見天氣不好而感到開心的。




他先去健身房運動,回來把自己梳洗好。他想和Bucky一起吃頓悠閒的早餐,然後他們可以去看個電影或一起隨便做點什麼。等他到餐廳的時候,其他的復仇者們要不是才剛起床,就是熬夜一整晚準備去睡覺。Bucky不在其中。Steve到處找了找,都沒有看見他。




“你們有誰看到Bucky嗎?”Steve問他的隊友,得到異口同聲的沒有。




Steve敲了敲Bucky的門,沒有回應。他轉動門把時發現門根本沒鎖。Bucky不在房裡,桌上擺了一張紙片,Bucky有些僵硬的字寫在上頭。




今天是好天氣,我出發了。




Bucky說過他會走,Steve也知道他會走,但那一刻真正發生的時候還是讓Steve感到錯愕。他拿起手機按著Bucky的號碼,原先他以為會打不通,但響了幾聲Bucky就接了起來。




“你說好天氣才會出發的!”Steve抱怨,“而且你也沒有告訴我一聲就出去了。”




“你累了,不想吵你。”Bucky的聲音伴隨人來人往的吵雜聲傳來,“沒想到賓夕法尼亞車站現在跑到地下去了。”




“是啊,舊的那個拆除了,改建個新的大樓。”




“真醜,以前那個像希臘神廟一樣美。”Bucky嘆道,“我們在這裡迷路過。”




“我們跟你爸爸來接你媽媽和妹妹,結果走丟了,”Steve看著窗外的細雪,“還要讓他們到處找我們。”




“那時候這裡看起來真大,天花板像是有天空那麼高。”Bucky聽起來很放鬆,不像他在復仇者大樓裡那樣低沉。“我說我不想上學了,要去流浪,跳上火車,跑到不知名的地方去。我們要一起去。”




Steve輕笑,當時他們還只是兩個臭小鬼,“你說Ross太太有個大屁股,還會用藤條打我們的手心,所以你不想去上學。”




Bucky在電話那頭也笑了起來,回憶令他柔軟。“現在我真的要實現這個計畫了。等一下我要先去逛逛,順便吃點東西。”




“幾點的車?”




“十點。”Bucky在走動,Steve想像他背著背包穿梭在人群裡的樣子。“我買了臥鋪,以前我們說過等將來有錢了,就要買最好的臥鋪。”




“然後‘我們’一起環遊美國。”Steve在我們這兩個字上加重語氣。




“世界需要你。我得走了,再打給你。”Bucky掛上電話。




Steve盯著他的手機發愣。Bucky當初說要去流浪,看這個世界,要Steve和他一起去。七十年後,他真的要去流浪了,卻沒有帶上Steve。




******




Bucky是大人了,基本上一般的人不可能傷害到他,他的精神和身體狀態也都很好,但Steve總是會擔心他。他想像好不容易才尋回的Bucky,在茫茫人海裡失去了蹤影,遭遇危險。在他需要幫忙的時候,Steve不能在他身邊。他覺得自己就像個多慮的老母雞一樣。不過,Bucky沒有行蹤石沉大海,沒有在一望無際的荒野公路上茫然地尋找搭便車的機會,沒有碰上搶劫或壞人。他真的會打電話給Steve,只是時間並不固定。出發第二天他打了通電話回來,Steve當時正和情報分析小組開會,解讀一項可疑的情資。Bucky聽起來很開心,他說現在的火車臥鋪和當時比起來實在好很多。精美的餐車和景觀車廂,就連附在車廂裡的廁所和浴室都讓他驚奇。Steve停下所有討論,站到窗邊去聽Bucky為他做火車導覽。Steve沒注意到自己臉上掛著微笑,他只是發現,他已經很久沒有聽到Bucky說那麼多話了。




Bucky再次打電話來的時候是兩天後,Steve正在為他的學生上課。這兩天,像是為了不讓Steve擔心,他每天都會傳幾張照片給Steve。有好幾張是拍火車,還有飄著冰雪的大地,結凍而廣大的湖面。他看出去的風景那麼好,那麼開闊,和從神盾局大樓的窗子望出去的畫面相比,好得太多太多了。那是一幅幅名為自由的風景。Steve現在開始為他感到開心了,只是,他很遺憾自己沒有陪在他的身邊。




Steve讓學生自己練習剛剛教過的追蹤技巧之後去接Bucky的電話。




“我現在在芝加哥。”Bucky的聲音很輕巧,“玲玲馬戲團要在這裡表演耶。”




Steve記得玲玲馬戲團,他怎麼可能忘記。那年冬天的天氣特別糟糕,冰冷的風把大雪吹得在空中旋轉,撲在臉上像是被一堆小石子刮過。那灰暗陰鬱的天就和當年的景氣一樣讓人從心裡發寒。那是最糟的一年,幾乎每個禮拜都能從街坊鄰居或是報紙上看見有人絕望自殺的消息。但仍有振奮人心的事情發生,那就是玲玲馬戲團的巡迴演出來到布魯克林了。Steve和Bucky發著抖,站在寒風中排得長長的隊伍裡,把賣報紙和蘋果存下來的銅板緊緊捏在手裡,終於買到馬戲團的票。他們走進那個馬戲團營地,到處都是五顏六色的帳篷,色彩繽紛的旗幟在他們的頭頂飄著。穿著有亮片和流蘇的華麗服裝、帶著香水味的歌舞女郎從他們身邊走過,眼前還有怪胎秀的侏儒主持人正在大聲和工作人員說話,不同的帳篷裡傳來音樂和群眾的鼓掌叫好,還穿插著動物的吼叫。這裡和外頭鬱悶的空氣完全不同,就好像大蕭條的魔爪被售票人員擋在外頭了。他們就像鄉下土包子一樣對眼前熱鬧非凡的景象目瞪口呆。




“你要去看嗎?”Steve覺得自己問了一個蠢問題。




“當然,沒想到還有什麼是和我一樣活到現在的。”




Steve很想提醒他,還有我,還有Steve和你一起活到現在。不過他不想在這時候像個斤斤計較的老頑固玩文字遊戲。




將近半夜的時候Bucky又打電話來了,這次他聽起來有些氣呼呼的。“我去看了大象表演。”




大象表演是玲玲馬戲團的招牌節目。Steve記得當初Bucky很愛看大象表演,拍手拍得手都紅了。他看著乖巧的大象甩著長鼻子聽從訓獸師的命令,一個搭著另一個的背,龐大的身軀靈活地站在凳子上,他笑得眼睛彎成兩個月亮。




“和記憶裡的一樣精彩嗎?”Steve問。




“很精彩,不過......”Bucky在電話那頭深呼吸,“那些大象不是生來做那些事情的。那很殘忍。那些動物們,那些獅子、老虎......牠們應該在草原和森林裡奔跑,而不是在鞭子底下跳火圈的。”




被逼著做不想做的事情,這種感覺Bucky有很深的體會吧。Steve只能安慰他,“我相信那些動物沒有受虐待。”




“牠們出現在馬戲團裡本身就是一種虐待。”Bucky從憤怒轉為失落,“我本來以為這次來能夠重拾一些美好的回憶。”




“時間過去很久了,很多事情都變了。”Steve望著窗外的點點燈火,這個城市永不入睡。他想變的不是玲玲馬戲團,而是人的心態和想法。過去那個無憂無慮的Bucky當然不會從馬戲表演聯想到被監禁和強迫的感覺,現在的他卻能感同身受。想到這裡,讓Steve有點心痛。




“很多事情都變了。”Bucky喃喃重複著。




Steve後來上網去查了一下,發現玲玲馬戲團已經宣布,會逐年減少大象表演的節目。以後不會有大象再因為玲玲馬戲團的表演而受傷了。改變不見得是不好的。他特地把這個新聞發送給Bucky,希望他的朋友能感到一絲安慰。




******




聖誕節快到了,路上的店家開始布置起來,到處都是節日的歡快氣氛。Steve帶領新一代的復仇者到處去,盡他們的責任,守護這個並不很平靜的世界。他參與決策的層級越來越高,手上握有越來越多權力,但他其實沒有太多感覺。他總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個地方。當Bucky在他身邊的時候,他可以忽略這種格格不入的空虛感,但現在Bucky遠在千里之外。




Steve很想念在外頭到處跑的Bucky。儘管Bucky信守承諾,會打電話回來,也傳了很多照片給他,但那沒有讓Steve感到好一點。他總是在想他過得好不好,開心嗎?他的旅程什麼時候會結束?Bucky在照片裡瘦了,笑容多了,氣色好起來了,但絲毫沒有要回來的意思,他可能會在外地過聖誕節。他說他想去參加在德州舉辦的牛仔競技大會。那陣子很流行西部電影的緣故,小時候的他們曾經有一段時間做著瘋狂的牛仔夢,拿著用小樹枝綁成毫無殺傷力的小手槍,斜戴著萬聖節時在玩店買的小小牛仔帽,在後院進行嚴肅但一點也不危險的決鬥。為了讓Steve開心,Bucky會假裝中槍倒下,但Steve不喜歡對方放水。他們還騎過Bucky家養的大型牧羊犬,把牠當成是一匹風馳電掣的駿馬,把門口的街道當成是危險的狂野大西部,然後被煩得受不了的狗狗摔在地上。




Steve查了一下,德州的牛仔競技大會二月才舉行的!




Steve很希望Bucky能回來和他一起過聖誕節,但他不知道這個理由是否強烈到足以讓Bucky打斷他自由自在的旅程。




聖誕節是屬於闔家團聚的節日,或許影響了Steve這個原本不是很重視節日的人。他的隊友興高采烈計畫他們的假期,還有越來越長的禮物清單,Steve卻只能在一旁看著。從以前到現在,可以和他一起過節的人實在寥寥可數。即使在遙遠的過去,他的節日也都不是過得很熱鬧。他的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他的母親即使沒有為了多賺一點加班費而選擇在假日時到醫院值班,他們家也只有兩個人過節。母親和他一起過聖誕節的次數僅有少少的十二次,那些珍貴的分分秒秒都刻在Steve的心裡。而母親不在家的平安夜,同樣令Steve感到印象深刻。他不會讓Bucky知道自己是一個人,他們兩個人裡面,至少要有一個人過得幸福。他會守在微弱的燈光下畫畫,畫冰天雪地裡有一個人家點燃了溫暖的爐火,熱熱鬧鬧的聖誕佳節景象。還有一年他發著燒熬過一整晚,差點盟主寵召,第二天見到媽媽和Bucky,他慘白著臉對他們說一切都很好。他其實也不算是說謊,他還活著,以他的身體狀況來說,就已經很好了。




母親在他十五歲那年過世。那個平安夜,Steve感覺不到任何節慶的喜悅。他看著母親留給他的小屋子,冷清,寂寥,像個深不見底的黑洞。他突然有些害怕,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撐得過去。儘管他告訴Bucky說他一個人也沒問題,但其實自己也不確定。他才十五歲,這世上已經沒有任何與他血緣相連的人存在了。父親留下一點點來自軍隊的撫卹金,母親辛辛苦苦存下的錢,他自己在下課以後到報社打工賺的微薄薪水。他的國家還在試著從大蕭條的打擊中站起來,能補助他的大概也不多。他能養活自己嗎?他的身體能夠扛下生活的重擔嗎?他真的不知道。




然後Bucky來敲他家的門。不只是Bucky,他的媽媽也來了。Bucky開朗熱心的母親以不容拒絕的態度,要Steve立刻跟他們回家。Steve一再保證他自己一個人沒問題,Bucky的母親卻只是抓著外套裹住他,“沒有人應該自己過聖誕節。”




Steve看著躲在媽媽背後的Bucky,朝自己眨眨眼。他知道自己沒辦法說服Steve就搬救兵來了,Steve果然沒有招架之力。那個平安夜他過得既溫暖又飽足,還收到了一副畫具當作聖誕禮物。Barnes太太不斷塞食物給他,Barnes先生則是幫他規畫日後的求學和工作計畫。晚上他和Bucky擠在一張床上,摩擦著彼此冰冷的腳,Bucky握著他的手說他不會讓他一個人,他會陪他到最後。




那一年,在Steve人生最低谷的那年聖誕節,他不寂寞。Barnes一家人對他張開了雙手,在之後的日子都是。不是施捨同情,或是展現優越感,而是把他當成家庭一分子般地接納他。他的聖誕節一直不孤單。即使在他一無所有的時候,他還是有Bucky。




直到Bucky掉下那列火車,直到Steve隨著那架飛機墜落。




Steve可以自己過聖誕節。只是沒想到,現在他僅存的家人Bucky回來了,他卻仍是要一個人過。




******




Bucky在平安夜的前兩天打電話回來。Steve剛下飛機,制服還沒換,臉上髒髒的,任務報告在等著他。他一邊走向更衣室一邊接電話。Bucky雀躍得像個孩子。“我在聖路易,下午要去搭船。”




“搭船?”




“湯姆和他的夥伴,在密西西比河上的大冒險。”Bucky那頭很吵,大概是在碼頭邊,還能聽見渡輪鳴笛的聲響,“Steve以前很喜歡那本書,我們說好有一天要去密西西比河上划船的。我想蒸汽船遊河也可以算吧。”




Steve停下腳步,說不出話。




“怎麼了嗎?”Bucky聽起來有點緊張。




Steve想了想這些日子以來Bucky的行程。搭火車、看馬戲團表演、搭蒸汽船,還有之後的牛仔競技大賽,“你接下來還想去哪裡?”




“去大峽谷吧。”Bucky說,“你還好嗎?”




“你說Steve以前很喜歡那本書,說得好像我不是Steve一樣。”




Bucky尷尬地笑了笑,“口誤而已。”




Steve掛上電話之後,用最快的速度換好衣服,整理了簡單的行李。他查了Bucky那艘蒸汽船的到站時間和停靠碼頭之後,讓神盾局的飛機載他過去。這算是公器私用吧,因為他不是要去出任務,他們可以從他的薪水裡扣錢。沒有人應該自己過聖誕節。他需要到Bucky的身邊去,現在就要。




他趕在蒸汽船的前面來到那個碼頭。他能看見那艘像天鵝一樣在密西西比河上滑行的蒸汽船慢慢靠近、變大。船上有爵士樂在空氣中環繞,旗幟在風中飛揚。晴朗的天,白色的雲,這裡的天氣和紐約截然不同。Steve當年也是和Barnes一家人到碼頭Bucky上船。運輸船更大,準備把許多不安的年輕人送到歐洲的戰場上,岸邊擠滿淚眼汪汪送行的人。他記得自己願意用一切他所擁有的東西去換得和Bucky一起上船的機會。現在也依然是如此。




船靠岸之後,快樂的遊客帶著笑容一個接著一個下船,Steve在等的人是最後一個。Bucky背著背包,戴上一頂棒球帽,手上拿著一支船上發的小旗子,看起來很輕鬆,和周圍的遊客沒什麼兩樣,彷彿他根本不是出生在九十年前,沒有打過仗,不曾遭到俘虜與虐待,就只是個平凡的年輕人,高高興興來玩。Bucky看到Steve的時候愣了一下,然後跑下船,來到他的面前。




“你怎麼會在這裡?”Bucky一臉驚訝。




“既然是我們說好要一起去流浪的,怎麼可以只有你一個人去。”Steve勉強自己笑,但他只想緊緊擁抱對方。Bucky一直說我們我們,一直到剛剛Steve才發現Bucky的我們是指他和過去的那個Steve,這讓他備受打擊。他要挽回,趁還來得及的時候。所以他跳上了飛機,一刻都不想耽誤。




“說是‘我們’,就應該要有你有我才對。”Steve強調,“你跟我,Bucky和Steve。”




“那你的任務該怎麼辦?你──”




“──很多事都變了,Bucky,我知道,在你眼裡我也變了。”Steve站得離Bucky很近,周圍的人來來往往,但他不在乎有誰會看見他們如此靠近。“你想念以前的我,所以你才會自己去以前我們約好要一起去的地方,對吧?”




Bucky沒有回答。他想說什麼,但還是決定保持沉默。




“沒有人會永遠不變的,Bucky。時間每一秒都在改變我們。可是這裡,”Steve把手放在自己的左胸膛上,“不會變,我還是我,你想念的那個Steve仍然在這裡。我知道,你也還是你。”




Bucky看著他,眼裡有些疲憊和淡淡的惆悵。“以前你只屬於我,那些我們一起夢想以後要去哪裡要做什麼的日子裡,你只屬於我。現在你屬於很多人。這個國家,人民,這個世界。我猜我就是有點適應不良吧。只要把以前我們說好要做的事情要去的地方都完成了,我想我就可以和新的你好好相處了。”




“不管是新的我還是舊的我,都是屬於你的,一直都是你的,只屬於你。我──”,Steve停下來,不需要說更多了。他捧住Bucky的臉親吻他,把他圈在眼前,再也不讓他一個人走。Bucky舉起猶豫的手抓住Steve的衣領,溫柔地回應他。在人來人往的碼頭邊,熱鬧的密西西比河邊,他們親吻著。這個吻來得晚了點,但永遠都來得及。




從Steve在二十一世紀醒來,經過那麼多次一個人的節日之後,他終於過上一次真正的聖誕節。他的家人,他的Bucky,在平安夜的這時候,安全而快樂地和他在一起。這不是那種有著掛滿燈泡和裝飾的聖誕樹與烤雞的平安夜,事實上,還挺簡陋的。他們跳上火車,開始了真正屬於兩個人的大冒險。這是當初Steve和Bucky一起擬定的計畫,當然要兩個人一起完成。他們半途在一座名字聽都沒聽過的小鎮下了車,看見鎮上斑駁的歡迎光臨告示牌,上頭寫著鎮上有個隕石博物館,然後就跑過去了。結果那裡只展示了一顆足球大小的石頭而已。他們花了兩個小時在這個乏味的小鎮上繞一圈之後,就決定放棄這裡了。等他們到了火車站,才發現剛剛他們跳下來的那班火車是今天的最後一班。




他們在鎮上唯一的小旅館找到當晚的棲身之處,還走遍整個小鎮才買到一點點食物,因為大家都回家過節了,做生意的店家很少。他們沒有白色聖誕,因為南方不下雪;也沒有聖誕大餐,只有借旅館老闆的微波爐加熱的冷凍食品和乾硬的麵包配上啤酒;他們沒有給對方準備聖誕禮物,只是一起躺在那有著暗沉綠色的床單上,融入彼此的懷抱裡,溫柔而安靜地做愛。親吻好像永遠都不夠,結合帶來的歡愉讓他們想要更多。就讓時光在這個小房間裡靜止吧,只有他和他在這個偏僻的小地方,沒有別人,只有他們,在漫長的分別之後終於又走在一起。




這是Steve擁有過最棒的聖誕節了。




******




他們跳上一輛願意讓他們搭便車的卡車後座,和一綑綑牧草擠在一起,就和當年他們看的電影一樣,來自南方的人,為了尋找生活的希望,擠上貨車開上公路。他們要去大峽谷,之後還要去牛仔競技大會,還有好多想去的地方。Steve看著Bucky靠著那些散發清香氣息的牧草,閉上眼睛,享受那撲在臉上的溫暖陽光,還有涼爽的風。他和Steve印象中的Bucky不一樣,他的皮膚不再如當年細緻,眼角多了一道道細紋,只要他一笑就能看見。他的金屬手臂搭在貨車的欄杆上,一下又一下打著拍子。




沒有人會永遠不變,時間會帶走一切青春和美麗,在肉體上留下蝕刻的痕跡,令他們變得更睿智或更愚蠢,變得更溫和或更暴躁。沒有人能夠阻止。無論Steve和Bucky當初因為什麼而欺騙了光陰,現在魔法也消失了。他們都不是當初的那個人,經歷過的事情改變了他們曾經的模樣。Steve無法再過一次有母親的聖誕節,Bucky的家人也都不會再圍繞在身邊。




但他還是Steve,他也還是Bucky。




Steve把Bucky拉過來,擁抱在懷裡,Bucky的臉上出現一個微笑,滿意於現在這個位置。而這個位置會一直屬於他,只屬於他。




過去的已經過去。只要兩個人在一起,未來永遠都可以重新開始。




End

  566
评论
热度(566)

© plum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