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3观后感——那些欠他的要怎么还给他

Joan:

三刷完关于冬的一些感想,其实就是把有冬的片段单独撸了一遍。非常非常非常严重的剧透。


依旧不带CP脑,可能会有脑补,纯属个人想法,怕被人说强行煽情,可以当成同人,总而言之不是同好也许慎点。


依旧话唠且不负责任,注意,真的话唠,非常话唠,而且虐心,非常虐心,真的,怕虐的还是不要看了。但是我需要把这口血吐出来才能继续生活。而且非常主观,都在胡说八道。










=============




这部电影里我觉得演得最好的是Robert和Sebastian,或者说这两个人扮演的角色比较有层次性吧。


首映的时候,我打着鸡血的大脑里只在感叹冬冬恢复得比我想象得好得多,又可爱又乖又萌又听话。但是二刷之后,却虐得我想吐一口血出来。


电影一开始就是刚解冻的冬,看似威胁十足地挺立在那,睁着眼睛,我不知道冬这是因为醒过来刚睁开眼,还是被冰冻住的时候就一直睁着眼。我希望是前者,但想到队2里的片段,冬一只手按在玻璃上,有些忧郁的眼睛死心又丧气地睁着就这么被冰了起来,我觉得这里应该是后者了。他看上去那么有震慑力,浑身冒着寒气,却其实不堪一击,下一个镜头就是被好几个九头蛇粗鲁地架着往前拖。他刚解冻,身体各项机制还没有启动,身体自然是绵软无力的,他胡子拉碴,头发蓬乱,头微低着,看不清眼神,也许这个时候他的大脑才刚开始回忆,不知道自己这是这么回事。但还没等他回忆起什么,他就被架上了那台洗脑的机器。


电影里是先听到声音,再看到洗脑的场景,若大的房间,冬就那么小小的在中间,竭力地喊着,肌肉崩起,上半身都是冷汗,天啊,那一定很疼很疼,疼到他喊了出来,也许他记起了点什么,但也慢慢在疼痛中消失了。我想起我们有时候脑袋里会有点什么残余的印象,也许是早上刚醒过来的梦境,但当你死命去想的时候,它可能会慢慢就不见了,到最后你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你刚才在想什么了,有种些微的无力感。但冬是被迫着被剥除这些记忆的,还伴随着大量的疼痛,队2里我最不能看的就是冬被洗脑的那段。真的好心疼他,希望九头蛇都去死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无穷尽地被劈开脑袋受尽折磨。听着旁边他的管理员念着一个个俄语单词,他的叫喊声也渐渐停了下来,本来没多少的表情变得更加空白,然后用俄语机械地讲出“请吩咐”。他现在暂时完完全全变成一个兵器一项资产了,原本可能有的怀疑不确定都没了,就剩下对命令本能地服从。他还是原来的样子,但从他身上感受不到多少人气,他那双眼睛确实像刮着西伯利亚的寒风。还有冬执行完任务回来汇报的时候,他的管理员跟他说“干得好”,他低着眼,视线向下,一直过了起码三秒才抬起眼皮,露出那双眼睛。我想我错了,这个时候他的眼睛才像是刮着西伯利亚的寒风,没有人气到让人毛骨悚然。还记得吗?那个布鲁克林的万人迷,歪着脑袋咧开嘴新奇地看着台上那据说未来可以飞的汽车,他的眼角堆起笑纹,嘴唇绽开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眼神温暖,熟练撩妹和撩汉的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然后冬去出任务,他轻松完成了。我不知道洗脑后的冬的脑子是什么情况。是一片空白吗?就像完全失忆的人?这种人原本的性子会丢吗?队2里,冬“干掉”Fury然后去Pierce家做mission report顺便接新任务的时候,他至少不是像被Zemo重启了之后那种六亲不认眼里只有任务的状态,Pierce在他反复说着“but I knew him”的时候,还会妥协般地说“you helped shape the century, I need you to do it one more time",至少在控制冬兵的机制里,有一部分是让他相信他干的是以人类福祉,最终大局为目的的事,他手上的鲜血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有更好的生活才染上的。就像战争,作为一个士兵,Bucky的手上怎么可能干净,你会指责一个为了让战争早点胜利杀掉敌人的士兵吗?漫画里好像有设定在二战时,一些不能让美国队长去干的脏活,就交给了Bucky。士兵的本能是服从命令。所以冬以为他干的是对的事情,他服从上级命令是正确的事,他杀的那些人就是以前的脏话。他是九头蛇的兵器、资产、铁拳,自然没有人问他愿不愿意干这种脏话,在二战时好歹他是自愿去这么做的。如果他不愿意这么做,他就没有价值了,所以在Pierce发现这个pep talk对已经陷入自己思绪里拔不出来的冬没用的时候,他就大手一挥“wipe him”,兵器不需要自己的思想,他只需要服从命令就好。所以在冬再次被洗脑后,之前也许冒出来的怀疑不确定又都没有了,他重新相信干掉那个金发男人和红发女人是为了大局,为了让世界更美好的必经之路。而另一种让冬兵服从的办法就是这种重启,他不会再有多余的怀疑,就只是“请吩咐”,就从后面Zemo那里也可以看出,用这些关键词密码重启后,任务对冬来说就只是本能,甚至并不是出于被洗脑后自己的思考,为了完成任务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他撞翻一辆车,暴力地杀了两个人,眼神冰冷无波地打爆了摄像头,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就只是完成自己的工作而已。他就只是一把枪一把刀而已。


虐心的开头过去了,过了半个小时,重生了的冬才再次出现。镜头是从他在挑拣着李子的手开始的,带着手套的左手,他并不排斥用他的金属手,他挑起一个李子,轻轻在手里捏了捏,觉得硬度差不多应该不会太酸,就准备继续挑下一个,然后镜头拉到他的脸上。你几乎要认不是这和半个小时前银幕上的那个冷酷的杀手是同一个人。他很自然又普通地问摊主“这个多少钱?”他脸部的线条柔和,声音柔软,表情还有些腼腆,就像是一个略有些颓废的邻家哥哥在很平常地买水果。他现在不是冬日战士,也一点儿也不像以前的Bucky,我总是觉得只有在Steve面前,他才会偶尔露出那么一点过去的Bucky。摊主回答了他,然后他低下头口里念念有词,继续挑了几个递给摊主。镜头给到了他的侧脸,他勾起嘴唇,说“我要六个”,六个就差不多了,他一个人也吃不完,吃完了再来买比较新鲜。在等待摊主称量的时候,他被背后呼啸而过的救护车警笛吸引了注意力,自然地侧头看了看,就像普通人的好奇。这就只是他现在平常生活的一部分而已,平平无奇。两年了,大隐隐于市,也许他还在其他地方待过,但他现在就这么把自己在罗马尼亚的首都这种地方隐藏起来,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活着,慢慢找回记忆,寻找自己是谁。可是这种日子终于还是到了头,像桃聚聚说的,不是他去找麻烦,是麻烦总是找到他,Bucky是一个好人。Bucky是一个好人,这个下面再说。他注意到对面报摊的老板看他的眼神很不对劲,他分辨的出来有什么事发生了,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以他为头版的报纸,脸上出现了“妈的我靠这根本就不是老子干的气死我了”的有些不敢相信又气急败坏的表情。


维也纳爆炸事件发生后,媒体就放出了那张停车库视频的截图。听听新闻主播的新闻词,“被认为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冬日战士,臭名昭著的九头蛇特工,曾与多起政治暗杀事件联系在一起”,再想想队2里史密森尼博物馆里的解说词,“巴恩斯是咆哮突击队中唯一为国捐躯的成员”,不知情的人以为他这是借掉火车假死就是为了去当九头蛇那个臭名昭著的杀手呢。在队2里,黑寡妇提到冬兵时说“许多情报机构不相信他的存在,相信他的人叫他冬日战士”,所以至少在她把神盾/九头蛇的信息公布于众之前,冬日战士是不为人知的存在。短短两年,他没有在这两年内做过任何成为新闻头条的事,他就成了一个“臭名昭著”的存在。我不知道公布的资料里有没有对他进行改造洗脑的信息数据和视频?还是只是简单地指出他到底在这七十年里干掉多少人而已?如果看了他被洗脑的视频,还能就这么简简单单,理所当然地只把他当成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可怕杀手吗?但是why bother?和我有什么关系,那些官员和大部分民众难道会像我们这些小女生一样嘤嘤嘤地觉得他命途多舛好可怜这些都不是他自愿的他是无辜的吗?why bother,把他直接定义为Winter Soldier——the infamous Hydra agent/killer不就好了,多简单,谁在乎他以前的经历,谁在乎他以前是不是为国效力过?拜托,你看看,他杀了那么多人诶!我不知道在那之后,史密森尼博物馆里那面Bucky的介绍墙是不是被撤掉了。谁在乎那些行为是不是出于他的自我意识?拜托,他还活着,那些死掉的人已经没办法复生了啊,不管怎么样,人是他杀的。就这么一段监控视频,还算清楚的三分之二张脸,旁边的新闻车,砰,就直接确定了冬兵应该为这起爆炸事件负责。难道媒体不知道自己的力量吗,这样一播报,不是也变成是了,三人成虎。更别说后面特遣队被给的命令是shoot on sight,这像是一个正常的程序吗?退一万步讲,就算这是他干的,万一这后面还有主谋呢?有没有下一个计划?他发起这个爆炸的动机是什么?这些都不需要知道吗?就因为他是“臭名昭著”的九头蛇前杀手,就不需要公正审判了吗?没有人愿意先哪怕至少怀疑一下,why bother?黑豹更是完全相信并开始付诸报仇计划。更别提后面的Everett Ross对队长提问会不会给冬请个律师进行公平审判时“律师?有意思”这般嗤之以鼻的态度。


借着队长的目光,我们看到了冬的安全屋。简单又居家,东西不多,但也不完全像是只是凑合的临时之所。冰箱上放着他心爱的小本本,小本本上压着两包小饼干,墙壁上贴着壁纸,色系温暖。可以想象他原本可以把买回来的李子洗了擦干净,把冰箱上的小本本拿下来,然后坐在床上,一边吃李子,一边翻开小本子,也许是写下一些因为李子想起来的回忆,小时候喜欢吃什么水果啊,Steve喜欢吃什么,那个时候穷,食物医药费都快不够了,也许吃水果的机会并不多,也许是小少爷的Bucky会给Steve偶尔带些来尝尝鲜。但是没有了,我不知道他那袋原本拎在手里的李子被扔到了哪里,希望他在冰冻醒过来之后能终于安心地继续他平静的生活。但他也知道这种平静的生活不知道哪天就结束了,所以早就在地板下面放好了逃亡小包包,根据专注捅刀384年的包聚聚说的,那个包里装着他的宝贝笔记本,所以他至少是已经记满了一整本放进去的,可惜了有队长招贴画的那本还没来得及拿。


他也许是知道是那个栽赃给他的爆炸案才最终把队长带到这来的吧。他干脆地否认了,说那不是他干的,“I don't do it anymore”,anymore,好像之前的那些就是他干的一样的,之前的那些本来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但他默默地背在了身上,这个也后面再说。队长当然马上就相信了。我觉得他本来就没有怀疑过这个爆炸是Bucky做的,他知道Bucky已经摆脱了洗脑的控制,虽然他还不知道他的记忆恢复了多少,但他知道的那个Bucky是不会在有自我选择意识的时候做出这种事的。也许有些怕他是不是又被九头蛇抓住了。但他在跟Natasha的电话里说的“那我也要亲自去抓他回来”,我觉得基本上就是敷衍唬烂一下寡姐的,反正我要去,你就这么理解着吧。在看到他并没有被九头蛇再次洗脑的时候,队长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然后问他,你记得我是谁吗?冬说你是Steve,说自己是从博物馆里知道他的,他也没完全说谎,队2彩蛋可不就是那样的吗。但是Steve说你在说谎。他刚刚看过冬的记忆小本本,自然是知道大部分的自己都来自冬的记忆。然后Steve说你把我从水里拖了出来,为什么。冬说不知道,队长坚持他知道。冬依旧没说谎,他当时把他拖上来的时候本来就是出于本能和直觉,觉得这个人不能死。我个人觉得队长这里是挺想听冬确认自己已经恢复大部分记忆了。而且这样的一段对话,你记得我吗?还记得上次干嘛干嘛?原本应该是不紧不慢地发生在两个人之间的,叙叙旧,交换一下近期近况。但是时间紧急,Sam一直在耳机里提醒队长,看得出队长也挺着急的,既想继续和冬探讨你到底为什么要救我,又想跟他解释这个爆炸案的情况,又要提防着外面随时冲进来的重度武装士兵。冬反讽般地说good strategy,他对有人在他身上泼脏水,嫁祸给他一点儿也不意外,对自己被重兵包围也一点儿也不意外。


这里有个细节。队长跟他说那些来抓他的人绝不会让他活着出去的,然后说“it doesn't have to end up with fight",注意Bucky的眼神和动作,他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没有打算说服队长或是怎样,他只是低下头慢慢拉开了自己左手上的手套,叹了一口气,就只是阐述一个事实一样回答他“it always has to end up with fight”,声音很无奈,你能怪他除了自己的拳头其他什么都不信吗?你能怪他对冲着他来的世界都抱着消极的态度吗?所以他干脆利落地砸开了地板,干脆利落地把包包扔了出去,肯定是在搬进来的时候就策划好了逃跑路线。在队长想制止他,怕会有人死亡,不管那个协定的对错,在政府眼里,队长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在他们认为冬兵是凶手的情况下,让冬兵真的成为杀人凶手并不明智,所以队长想阻止他。但他说他现在不会杀人了。有时候,尤其是这种时候,杀人是最简单的,不杀才是困难的,尤其是对手不在乎是不是会干掉你的情况下。说到这,联想到了最后面对Zemo的黑豹,他最后选择让justice来审判他,而不是自己动手,也是不容易,这个下次再说。不管这些战斗技巧是怎么来的,它已经刻进了冬的骨子里,在平静生活下隐藏再久都不会荒废,虽然这其实在自保上面没什么不好,但还是好心疼。再后来与特遣队交手的过程中,冬差点扔下去的一个士兵被队长捡了起来,他们的那个对视,以及冬有点懊恼的神态,都说明他不是说说而已,他真的不杀人了,不管这个人是不是罪有应得或只他是为了自卫。


然后冬就开始逃亡了。有个很可爱的细节。他在屋顶上稍微摆脱了黑豹的袭击后,是抓起背包就跑的,等他到了地面后,不仅背包是背在背后的,两个小带子也在胸前绑了起来。他从隧道里抢了一辆摩托车,我从预告片起就注意到,在高速行驶的情况下徒手夺下一辆摩托车不容易,但他把那可怜的路人甲拽下来的时候动作算是温柔,力道拿捏的很好,把他推向一边时感觉对方也只是倒在地上,并没受太大的伤。这是在后面有个他暂时打不过的好可怕的招招致命的紧身黑衣猫快要追上来的情况下。这是冬啊,这就是他,不愿意伤害任何人。


最后被政府兵围在中间的时候,队长稍微扬了扬手,保护他把他归到自己的羽翼下顺便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他就没有动了,很听话地只是凶狠地瞪着黑豹。然后就有人上来收了队长的盾,还把冬狠狠地摁在地上,冬依然没反抗,只是他的眼神我看得很心疼,有点不服又有点认命。冬那个时候和队长过了两年好不容易见上面了,见上没说几句就开始逃,然后就被摁在地上,但是他相信Steve。其实说起来,队2他们的交集也就是屋顶上接了一下盾牌,大桥下交了一下手,面具被打下来后来了场“Bucky?”“Who the hell is Bucky?”的对话,以及最后母舰上的对峙和最后的捞队长。说的有内容的话真的不多,他大部分对Steve的了解都来自他的大脑。总而言之,他们就是这么有默契。


冬的战斗力不可小觑,从他们把他押回柏林的装甲车和那个牢笼上就可见一斑。五级戒备。你们抓了他就算了,你们把他的外套和宝贝包呢?要是怕他在外套里藏东西,你们怎么不干脆把他全扒光,把他手臂也卸了呢?冬被绑在椅子上的眼神和神情,你们再回想一下之前那个买李子的冬。对于队长担忧的回眸,冬也没给他什么眼神,瞥了他一眼就自顾自地低下了头。队长再离开那个房间之前又看了他一眼,两次冬都注意到他的视线了,但都只是瞥了一眼就低头了。他没什么表情,好像在思考什么,又好像有点听天命,后面在和Zemo对话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表情。如果后面没有Zemo的出现,也许冬会被做完心理评估后引渡回美国,面临审判或是监禁,反正是很难回归之前那种日子了,这一切变故也就发生在短短一天之间。


在Zemo开始启动他之前,冬在里面就只说了两句话,“My name is Bucky”和“I don't wantto talk about it”。其实一个第一次见面的,还是专业人士的人,在对话里用名字称呼而非昵称不是很正常吗?像很多同人里,都是只有队长,或只有队长和复联会叫他Bucky。而电影里,队2博物馆的介绍中就直接显示他的名字是Bucky Barnes;神盾局特工第一季里,Daisy和Coulson在那面英烈墙上看到刻的名字也是Bucky Barnes,可能这个名字更广为人知一点?Anyway,不考虑一般情况,给了冬这么一个机会讲出这句台词也令我很激动了。之前他还对队长说谎说自己只是从博物馆里知道他的,现在却承认了自己是谁。然后给了队长的脸一个特写。我觉得相比起冬想起他,他更在乎冬能想起自己。队2最后在母舰上躺平任打之前,队长想要唤醒冬用的第一句话就是“Your name is James Buchanan Barnes”,说“You are my friend”,他更在乎让冬记住自己是谁。从“Who the hell is Bucky”到“My name is Bucky”,这里面有多少的辛酸也只有冬自己知道了。“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他还没有摆脱那些人命和鲜血带来的负罪,他还不想谈。这算是逃避吗?我觉得不是,冬在最后对Tony说“I remember all of them”,他不想谈,但这些都在他心里,每日每夜啃噬着他。


然后Zemo开始了,说我们来谈谈你在西伯利亚的家,开始念那些单词。冬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他的大脑开始起反应,他的头开始痛,镜头给了他的脸部一个特写,可以看到他的嘴唇开始颤抖,但他压不住自己身体里的那种马上就要失去控制的感觉,他仰着头闭了一下眼睛,用仅剩的自我意识说“stop“,他的眼睛里是那种知道马上就要发生什么但无能为力的厌恶,然后他就没有多余的功夫制止Zemo了,他也制止不了,但他没法打破这种机制。在冬最后打破了玻璃,从里面跳出来落地的姿势就和野兽没什么区别了。然后他就又变回了电影开头的那个冬。


这样的冬真的让人感到可怕,他就像机械一样,硬邦邦的完全没有任何软和的地方。三下两下就干掉了猎鹰和队长,一点儿也没有手软。这时候他刚被重启,Steve这个bug还没有起作用。这里的冬不再是那个说“我不会杀人”的冬了。可以看到如果不是Tony的一个冲击波,他的枪口已经对准了那个武装人员了,跟Tony对峙时候,他的枪确实也是对着他的头的,阻挡他完成任务的人都该消灭,他不在乎杀多少人,这样的他战斗力完全又提升了一个等级。在直升机上被队长拽住不让走的时候,他看过来的眼神才多少有了些不同。所以说队长永远是他的大bug,这也很公正,Bucky也一直是队长的屏蔽器啊。这才被重启了多久?他就已经有所 松动了,如果按照冬之前的态度,挡我的人都要死,队长好一点被直升机摆脱了掉在天台的那个网兜里,坏一点就要变成两半了,如果他坚决不放手的话。哎,队长啊,他终于克服了曾经火车上那一小段距离拉住了他,他怎么可能放手。所以只能换冬妥协了,反正从在布鲁克林开始,妥协的就总是他,看谁更心软了。当然他不可能一下子就摆脱被控制的状态,所以从直升机玻璃里突然伸出来的双手还是吓了我一大跳。反正队2掐过脖子了,队3再来一次也无妨。说了不带CP脑,但我还是觉得冬这里有点赌气,哼,他妈的不放我走我掐死你。然后队长就贴在直升机上,脖子上带着掐着他的一双手和冬一起掉了下去。我真爱爸爸们,终于弥补了我在队1里耿耿于怀的队长为什么不一起跳下去的遗憾。


终于到了我们第一次见到的他俩重逢的画面了。冬说了经典台词“Your mum's name is Sarah”,我每次看都会听到有人在笑这句台词,是因为没听到mum's name is Martha吗...然后在回忆小豆芽往鞋子里塞报纸的糗事时,他先笑了笑然后才说了出来,就好像我们有时候给别人讲笑话,还没讲出来呢,在脑袋里就已经把自己给逗乐了。那一刻,他们穿越了时间的洪流回到了八十年前的布鲁克林,虽然胡渣凌乱头发油腻,跟队2回忆杀里那个打着发油梳着大背头,干净的脸水润的嘴唇的白富美简直是两个极致,但只要那个笑容还是一样就够了。为什么要把队长挑眉像哭又像在笑的那个表情替换了啊!抱歉了Sam,他们老年人的内部默契你是不会懂的,就算你在一边尽职地提醒队长“这样就完事了吗”也是没有用的。那个笑容就够了。


温馨的时刻转瞬即逝,冬想起自己又失控了,那表情就像第二天有重要的事情早上却睡过头了的懊恼乘以一千倍。但队长完全不打算也不会因此责怪他,他直截了当地开始问Zemo的事。然后回忆杀开始了,为什么这部里的回忆杀都要虐冬。九头蛇那个冷冰冰像监狱一样的地方,想到冬在里面呆了七十年,就算不是清醒的七十年,清醒的两三年也都够了,真是虐得心肝痛。出任务杀人也就算了,还要陪练,说是陪练,这更像是九头蛇用来测试那些新的实验结果实力的手段。冬被打趴下之后,那个管理人还很开心的说非常好。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想到这个我觉得我的血液要涌到喉咙口了。世界再见。


搞清楚了敌人的目的就可以开始准备对敌了。冬在小小的古董车里和Sam的互动很有趣。在他开口说“你能把座位往前移一点吗”看得出来是已经忍了很久了,那辆车是真的小啊真是笑死了。也许猎鹰是故意把椅子往后拉的,所以冬被拒绝之后就移到队长座位后面了,那边的座位比较宽敞队长的椅子比较靠前?也许两个座位的空间一样窄,但冬知道队长才不会拒绝他,猎鹰也没故意拉椅子,就是不爽他,他等这个机会等很久了,当初撕翅膀之仇,刚才还把他打晕了一会儿,不能把你怎么样要不然队长就要打我了但是我可以挤死你啊。于是冬就缓缓移到旁边去了,真是一个无奈的冬。


那个二硫碘化钾之后冬的表情,他很欣慰,但是他的笑容也真的是挤出来的,不是说是勉强的笑容,而是感觉他很久没有用这个表情了,所以相关的肌肉群组比较僵硬,还不协调。这个笑不是对陌生人礼貌地笑,也不是之前回忆往事的那个笑,那是布鲁克林的万人迷James,这个笑是欣慰的欣赏的满意的笑,这是Steve的Bucky。这个笑让我有点联想到队1里,Steve把他们从奥地利救出来,Bucky看着Steve和Peggy对视那一幕后,在说出“let's hear from Captain America"之前的那个笑。我就是从那个笑觉得Seb演技真得是棒棒的。两个场景有点相似却也不同。都是为Steve高兴但也带着一点隐隐的失落,或者这个笑没有吧,队1里的那个是真得有点担心他会不会不再需要我的保护了的失落,这个笑也许带着点“小豆芽长大了,我离开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女孩子讲话呢,现在这一幕竟然在我眼前发生了,但我却没有参与他的成长变化“遗憾。


机场大战。其实我想知道冬的这套作战服哪来的。他被话唠的小蜘蛛抓住金属手动不了,对方还来了一句“Wow,you have a metal arm? dude, it's awesome”的那个“这个小孩是不是吃错药了”的表情,以及和Sam躺在地上,一只手被蛛丝固定住时很无语地说“你早就应该这么做了”的那个腔调也是很好笑,期待他在复联3里更加接近自己的回归。然后是他和黑豹的打斗,他难得在除了Steve之外的人面前为自己辩解了一句,他当然不想背黑锅,他也更想让战斗早点结束,因为像Sam说的,这并不是真正的战斗。只要让黑豹相信他不是他的杀父仇人,至少黑豹这个彪悍战斗力就解决了。但在被国王殿下有些逻辑混乱地反问“那你跑什么”之后,这又不是警察抓小偷,你没偷东西你跑什么啊,拜托,好歹在小偷手上发现赃物之后再定罪啊,冬知道跟他来文戏是行不通了,还是武戏吧。其实队3里,冬的打戏也不算少,但个人还是更喜欢队2里他跟队长,甚至黑寡妇的那段打斗。蚁人说自己可以弄个大东西出来转移注意力,但是可能会把自己撕成两半,当然朗爹这里是担心的,但他用了自带的幽默调侃属性来掩盖,都说之前是晕过去了,这次再差也不会真的变成两半吧。但是冬当真了,他很担心地问队长,他不会真的把自己撕成两半吧,撕成两半什么的,你想到了差点被直升飞机撕成两半的队长了吗?总的来说,机场大战这场戏里,冬的表现算不上很精彩。


终于终于再一次到了两个人的独处时间。等到确定战斗机可以毫无阻碍地前往目的地面对真正的敌人时,冬的担心还是露出来了,也终于可以喘一口气问出很早之前就想问队长的问题了。他坐在队长后面,也没盯着他看,微微低着头问队长他的队友会没事吗。队长知道他们走了之后,剩下的队友也坚持不了多久,而且这场战斗的目的本来就是至少有人能逃脱出来去阻止Zemo,所以他们的战斗算是胜利了。但考虑到当时的情况,剩下的队友也肯定会被政府处理的,但现在这种情况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队长的这一切心理在他的回答里其实都表现了出来。所以才会有冬犹豫了一会儿后问出的那句“I don't know whethear it's all worth it to you"。注意是“to you”。他的中心永远是Steve。对你值得吗?你为了保护我和政府彻底闹翻了,和昔日的队友对立了,不得已放弃了始终对你忠诚不二的队友,值得吗?冬问得很小心,很可怜。他既为Steve感到高兴,在这个陌生的新时代他依然有像二战时的咆哮突击队那样相信他陪伴他跟他并肩愿意为他牺牲的战友,他放心了;又有些小小的难过,曾经都是他保护他,或者他们互相保护,但这次,他给他带来的好像只有麻烦,他也不再需要他的保护了,他很强大,他有新的队友,他不愿意让这一切因为他这个麻烦而有所改变。他会不会觉得自己不应该再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但他又渴望这个人,他是他不选择自杀一了百了的唯一原因,这个世界上唯一不管怎样都全心全意相信他,是和他过去的自己不可分割的,独一无二的人。所以他问得很小心,如果换作是二战时或布鲁克林的Bucky,他不会这么问,他心里有答案。但现在,他不确定了,他知道Steve主观肯定会觉得值得,他了解他,但是客观的来说呢,值不值得?


Steve的回答也很耐人寻味,他没有说,值得,或是不值得, 他知道Bucky为什么这么问,他觉得自己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他不认为自己是无辜的,所以他会怀疑一向作为正义象征的美国队长这是不是正确的举动。终于通过队长的嘴巴听到了这句一直想告诉Bucky,他说那不是他的错,是九头蛇洗脑了他,不是真的他。他的回答很明白,不是真的他,摆脱了那些,他身后的那个还是跟他一起长大出生入死的Bucky,那么有什么值不值得的呢?


关于这个是不是他的错的问题,难道冬没想过吗,我相信他在这两年里,这个问题肯定想过千百遍了。所以他听了才会是那个表情。理智上可以理解,但情感上接受不了。如果他真的简简单单地认为自己完全无辜,那他就不是Bucky了。那些他以为是坏人的人都是无辜的人,不是他的错,但他们是被他亲手杀死的,他的手上不可避免地染上了鲜血,but I did it。他想得很明白。这个时候,让我们有请专业捅刀384年的包聚聚上场,“他知道自己是这是什么样的情况, 但这并不会减少他的负罪感. 那种无助让他感到害怕. 就像从噩梦中醒来, 你会因为只是在做梦而短暂地松了一口气, 但然后你会发现那个噩梦竟然是真的。 你根本没办法阻止它”。我觉得刚才卡在喉咙口的鲜血这个时候可以吐出来了。让我想到了同人里看到的一句话,“我们都只是睡了个长觉而已,唯一的区别就是你睡得死了点,而我做了个恶心的噩梦(《敬活着》)”。我讲不出我有多难过,这种噩梦成真般的负罪感会一直伴随着他,那不是怪兽,打怪完了就结束了,它没有形体,他永远也摆脱不掉这个噩梦。我们希望他可以生活在醒来后短暂地松了一口气里,但他选择抛开这个保护壳。“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也许不需要为冬感到可怜,他是真的勇士,远不是我们能比得上的。就算他的脑袋再乱七八糟,他的心没有变。


下飞机的时候,他俩站在门口的那一幕,既让我想到了队2某张队长一个人背着盾背对镜头站着的宣传海报,他现在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又让我想到队1上火车前,一样的冰天雪地,一样的一左一右,一样的糗事调侃,还好不是一样的结局,这个下次再讲。这个关于“你把钱花在买热狗上害得我们得坐冷藏车回家”,“你还把钱花在追女孩子上呢哼”的调侃回忆,是只有他们可以跟对方分享的。队长说没有人和他有一样的经历,他那么多的回忆无人分享,冬又何尝不是呢,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他们两个而已。现在的两个人算是完全的放松。他很自然就接过了冷藏车的梗,用“明明就是你去买热狗了”来反击,根本就不用停下来回忆。有这些回忆,也能让他更强大吧,真为他高兴。然后冬很自然地从女孩子上偏离了原本的对话轨迹,他因为那个冷藏车的回忆而出现的笑容还挂在脸上,侧着头问Steve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来着,毕竟那不算重要的需要第一时间恢复的记忆嘛,Steve仿佛像是知道了Bucky肯定会问这个问题,或者就是他的记忆力太逆天了,不仅知道人家的名字,还把Bucky当初讲过他听的昵称也说了出来,要再给他点时间,他估计可以讲出你们怎么认识的你追上她没有她爸妈干什么的我们四人约会的时候她带来的那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等等信息了。也许Steve可以在冬被冻住的时间里抽空写一本《巴基恋爱史考究》,以“我的挚友巴基今年99岁了,仍旧相当迷人。想当年,我们在布鲁克林的时候......."为开头。


他们在电梯里都没说话,气氛有些凝重又默契得很舒服。因为说过不带CP脑,所以就先不按头了。他们要面对的是什么谁也不知道,最坏的情况就是五个和冬的武力值不相上下的超级战士,二打五,他们都不知道最后能不能全身而退,现在在电梯里的这一点点时间就是最后的安宁了。他们面对面挨得很近,也许是下意识地想通过这种亲密给对方带来点安全感和勇气。那个默契的点头也是安慰和鼓励。一出电梯,他们几乎是马上就进入了备战模式,相隔七十多年的并肩作战。在Tony出现并表达了善意后,队长很快就放下了盾牌,他比较了解Tony,但Bucky不是,在他眼里,他的任务不是判断来者是不是带着善意,他的任务只是保护Steve。Tony的一再表示“放松士兵,我不是来抓你的”“我们停战了,你这样有点吓到我了”,冬都无动于衷,但是只要Steve的一个挥手点头他就很听话很乖地放下了枪,表情也稍稍放松了一点,多点帮手总没坏处。


终于还是到了盾冬打铁的情节了。Zemo开始放那段视频的时候,三个人的反应时间都差不多,Tony先颤抖地开了口“我知道这个地方”,看到冬开始暴打Howard的时候,给到冬的镜头里,他低着头像个犯了错又不能辩解的小孩,终于这些噩梦还是来反噬他了,他知道接下来要面对什么。所以在Tony看完视频猛地抬头看他的时候,他原本就惴惴的心一下就紧张起来,反射地稍微往后退了一点,但手上的枪口还是朝下的,完全没有自卫的念头。Steve叫他赶紧走,说Tony是不会停手的,所以他就很慌乱地开始往上爬。他是一个武力值很高的超级士兵职业前杀手,这样慌乱的样子我只在队1删减片段里二战战场的Bucky身上见到过。Tony勒着他的脖子问他“Do you even remember them?”冬大喘着气说“I remember all of them”。他们说你被洗脑了,那你现在记得他们吗?你记得你犯下的罪吗?对我来说巨大的失去对你来说是不是只是那么多人命中你甚至不记得的两条?“I remember all of them”,不是我记起来了,不是remembered,是我时时刻刻都记着,时时刻刻都压在我的身上。Howard是Tony的父亲,也是恢复了记忆的Bucky的朋友,他给他升级武器,当年部署战略的时候他们也在一起,他们也是战友。但他却亲手残忍地杀了他。在他说出“Sergeant Barnes”这个本该无比关键重要却完全没在当时的他的脑子里激起任何涟漪的称呼之后,残忍地杀害了他。等他最终恢复记忆后,想起来Howard知道自己是死于昔日朋友手上,那种悔恨和痛苦,让他没办法面对故人的儿子。到底是杀害了不认识的无辜人比较可怕,还是杀害了自己认识的无辜人比较可怕?


最后那个顶盖被Tony打了下来,他自己也掉了下来,趴在地上喘息。但看到Tony已经开始单方面暴打没有武器的Steve时,他终于还是反击了,像队1里面一样带着他的盾牌来了。他们的默契没有变,明明根本就没有练习过。他们都想快点快点,只要让Tony的盔甲不能运作了,他们至少可以在不失手被对方杀了的情况下,希望对方能冷静下来再说。所以Bucky死命要把Tony盔甲前的反应堆弄下来。结果被冲击波轰掉了金属臂。之前一直认为他的金属臂是和神经连在一起的,但又看到有反驳说如果是这样的他的手臂怎么挡子弹怎么手刹。我就姑且理解为他的金属手臂是和正常手臂一样可以感知到痛觉的吧。所以他的手臂就这么活生生地被轰了下来,他自己也痛晕了过去。难道不会让人联想到七十多年前那个在原剧本里本应该是被蓝色光束波还是啥东西轰掉了左臂再掉下火车的情节吗?这个先忍一下,下次再说。然后就变成了一打一。冬暂时瘫在地上成为了背景板。有多少人一辈子能经历过两次这种活生生失去手臂的痛?超级战士也是人。总之冬并没有躺多久,如果他这个时候了无牵挂,肯定早就晕过去了。但是他不能留下Steve一个人,所以没多久他就开始蠕动,但是那太痛太痛了,他挪动了半天都没能站起身来。眼看着Tony准备对那个依旧傻兮兮说着“I can do this all day”的小个子发出最后一击了,他用尽全力抱住Tony的脚,换来对方在他脸上猛烈地一踢,但也让他分了心。队长最后拉起躺在地上,脸上带着鲜血但是表情放松平静甚至有带着一点点笑意的冬,好歹他的小个子暂时没有危险了,他还是可以保护他的。


如果到这里影片就结束了也许会稍微不那么heartbreaking一点。在复联3之前的两年里,我们可以借着那个相互搀扶着离去的身影尽情想象,当作他们是“隐藏起来,伪装自己,获取了新的身份,重新开始生活,余生不再被记录在历史书里。如果必要的话将会一直流浪”。但是冬做了最好也是最坏的选择,看看队长在,也许是无数次,问他确定吗后,冬的表情,他安慰他般带着一点点笑容,无奈地说“I don't trust my own mind”,这是他的错吗?他自己的脑袋自己都没办法控制是他的错吗?他苦笑着说“it's probably the best for everyone”,everyone but himself。他才和Steve刚重逢了几天啊,又自己选择把自己冻起来,虽然性质不一样,但这总是会令人联想起过去七十年里在九头蛇的冰冻。他怕自己会在自己不受控制的时候伤害别人。我想到了能赋予人强大力量因而被觊觎的魔戒,最后要被丢进火山销毁才能带来安宁。魔戒没有好坏,有好坏之分的是觊觎它的人。对everyone来说这样也许是好的,但是谁为他想想?没有人从他的角度着想,那些欠他的要怎么还给他?这个世界上可能也就只剩下Steve了,全程不高兴脸老大不情愿心里苦但是不说的Steve。最后冬站进了那个冷冻舱,穿着很居家舒服的白背心,一脸平静地直视前方,为什么不再多看几眼Steve呢?怕自己舍不得还是怕看到对方眼里的难过和不舍?然后在雾气起来的时候闭上了眼睛。开头被解冻,结尾被冰冻,也算得上是有头有尾了。那么开头穿着黑色作战服表情苦大仇深的形象和结尾穿着白色背心一脸平静的形象也算有了对比。


好了,血终于吐完了。我这绝对不是在洗白冬。被洗白的人是之前犯过错有污点的人,冬是好人,他没有错,没有污点,他不需要洗白。只是我自己的碎碎念而已,连人物的深挖都不算。希望倒是下一部的冬能有更多电影在人物上的深挖。



  525
评论
热度(525)
  1. 流空x穹苍Joan 转载了此文字

© plumes | Powered by LOFTER